与格力电器分手快乐之后,格力集团专注拉动经济-新闻中心-CISE-2021中国(佛山)国际智能家居及可穿戴设备展览会 2021中国(佛山)国际建筑装饰材料博览会
 展商推荐
CISE-2021中国(佛山)国际智能家居及可穿戴设备展览会 2021中国(佛山)国际建筑装饰材料博览会

格力电器(SZ:000651)昨日(12月20日)昨日大跌4.65%后,62.61元的股价正式回归年初水平,“悬停”依旧(详见《格力“悬停”》)。这意味着,坚定重仓格力的价值投资者,2020年几乎错过了A股年度结构性牛市的红利。

造就年度盈利归零的这场单日大跌直接诱因有二:其一,河南中央空调代理商传出变故,引发市场对格力渠道改革担忧。其二,来自另一行业巨头的口头业绩指引显示,明年家电市场增长预期或要降低。

“夹头”们不需要安慰,他们过往经年丰厚的浮盈足够支撑这个冬季。

但选择与格力拉开距离的投资者一样值得祝福。比如去年拿到417亿“分手费”、持股比例已将至3.22%的格力集团——这家曾经被视为严重依赖格力电器的原第一大股东,选择放手之后,在过去一年里已经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时间过得飞快。如果以正式签署股权转让合同为标志,格力集团与格力电器“分道扬镳”已经整整一年时间。这一年中,市场的关注点都集中在董明珠为首的管理层的股权激励和高瓴资本对传统企业的赋能预期上。

在熠熠生辉的两大明星IP的光芒遮蔽之下,格力集团如何度过这长达一年的“离婚冷静期”,却被舆论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而今回头再看,我们恍然发现,2019年那场轰轰烈烈的股改事件,阶段性成就的并非是一家二级市场上市公司,而是造就了一起积伏于珠海本地的国资集团的“新生”:

首先,盘活资本:自出售格力电器之后,格力集团2020年上半年营收为8.9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5亿元,分别同比下降高达99%和81%。手上拿着四百亿资本却无主业,格力集团第一任务,就是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促进产业转型升级,这也意味着格力集团将越来越多的扮演资本市场投资人和产业基金的角色,而不会直接下场参与管理。

其次,放大杠杆:格力集团“分手”套现拿到的400亿资本,通过叠加杠杆,总量直接放大到千亿,可以从更大层面上拉动珠海当地经济增长。

最后,科技布局:交易之后,珠海国资在管理资产规模、业绩表现、税收贡献等重要指标无法再依赖格力电器,格力集团将进入“后格力时代”;透过一级市场PreIPO投资,打造新产业的科技集群,是格力集团最为重要的工作。